受多重因素影响,近年来全球债务不断增长,非洲等发展中地区债务风险上升

受多重因素影响,近年来全球债务不断增长,非洲等发展中地区债务风险上升
受多重因素影响,近年来全球债务不断增长,非洲等发展中地区债务风险上升。一些西方国家颠倒黑白、借机炒作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抹黑发展中国家互利合作。事实上,越来越多研究报告和大量事实表明,西方私人贷款机构才是多数非洲国家的主要债权方,它们才是“债务陷阱”背后的始作俑者。非洲有识之士表示,中国对非投资助力当地基础设施建设和工业化进程,中国对非贷款有力促进了非洲国家自身能力建设,增进了当地民生福祉,给非洲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非洲部分国家被国际金融资本套上沉重的枷锁”近期,多份研究报告分析了非洲债务的构成和根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学者今年5月发布的相关研究报告显示,自2004年以来,对冲基金、商业银行、保险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巨头等西方债权人一直是非洲债务的主要来源,非洲国家资金正以债务偿还形式源源不断流入欧美国家。德国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的报告显示,2020年非洲国家债务中私营、双边、多边债务分别占比41%、26%和33%,西方私人贷款机构是非洲国家最大债权方。清华大学研究团队日前发布的《金融资本的陷阱:国际债券对发展中国家主权债务可持续性的影响》报告指出,西方金融机构最近十几年里在非洲国家和其他地区大量购买国际债券,使得中低收入国家债务总量迅速增长。统计显示,2008年至2020年,中低收入国家发行的国际债券增长近400%,2020年达到17372亿美元,占这些国家外债比例超50%。在中低收入国家的利息支出中,国际债券利息占63.2%,远超传统的双边与多边债务,成为发债国家债务压力的主要因素。目前已有超过20个非洲国家发行了国际主权债券,数额近10年间翻了5倍,而同时期双边债务增长约一倍。同时,国际债券大多以美元计价,在美元加息周期中,汇率与利息双重上涨显著增加了发债国的还款压力。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49个有数据可查的非洲国家共计6960亿美元外债中,借自多边金融机构和私人金融机构(不含中国)的合计约占债务总量的3/4。英国慈善机构“债务正义”发布的报告显示,非洲国家35%的外债来自西方私人贷款机构,其总额几乎是中国对非贷款的3倍,平均利率约为中国对非贷款的2倍。“债务正义”政策部门负责人蒂姆·琼斯指出,西方国家指责中国造成非洲债务危机,这是在转移注意力,西方多边和私人债权人仍是非洲国家最大债权人。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主任唐晓阳指出,非洲国家债券发行激增与危机源于国际金融资本在发达国家经济低迷时,鼓励推进发展中国家发行欧洲债券,使国际金融资本能从新兴市场的高速增长中获取高额收益。面对全球经济下行等多重不利因素,一些经济结构相对脆弱、抗风险能力弱的国家不得不以更高的利率发行新债券以偿还旧债,形成了债务负担的“恶性循环”。“就这样,在貌似公平的市场规则下落入发展的陷阱,过早透支未来的增长,非洲部分国家被国际金融资本套上沉重的枷锁。”唐晓阳说。“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实际上是西方国家抹黑中国的工具”中国一直秉持正确义利观处理借贷、缓债等问题,将真实亲诚等原则切实落到实处,受到非洲有关国家肯定和欢迎。中国积极落实二十国集团(G20)缓债倡议,同19个非洲国家签署了缓债协议或达成了缓债共识,是G20成员中缓债金额最多的国家。对于疫情特别重、压力特别大的国家,中方同有关方一道,通过个案处理的方式提供债务减缓方面的支持。中国已宣布免除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非洲最不发达国家、重债穷国、内陆发展中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偿付的政府间无息贷款。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宣布免除15个非洲国家到2020年底的无息贷款债务。在减轻发展中国家债务负担的行列中,债权占比最大的西方私人金融机构却处于缺位状态。蒂姆·琼斯表示,西方私人贷款机构大量借债给非洲国家并收取更高利息,但在帮助非洲国家减缓债务压力上鲜有作为,“非洲所欠外债中它们的比重最大。它们不参加G20提出的缓债倡议,怎么可能达成有效的债务解决方案?”塞内加尔经济学家萨姆巴分析指出:“在非洲国家的债务减免问题上,西方国家政府应敦促私人金融机构参与到债务重组计划中,而不是攻击中国。”肯尼亚非洲政策研究所所长卡格万加指出,西方自身手握更多非洲债务,并且利率比中国提供的高得多。“西方国家唯恐非洲国家得到发展所需的资金和资源、脱离了‘控制’,因此急于给中国贴上‘债务外交’‘新殖民主义’等标签。”肯尼亚里亚拉大学学者贝亚特丽斯·马蒂里—迈索里表示,研究数据清楚表明非洲外债主要来源于西方,“所谓‘中国债务陷阱论’实际上是西方国家抹黑中国的工具,与非洲债务结构的真实情况毫无关系”。“西方国家并非不清楚非洲债务的真正来源,而是在利用话语权优势诋毁中国。”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非洲—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戴维·蒙亚埃指出,破坏中国形象、渲染所谓“中国威胁”,是西方国家惯用的伎俩。“越来越多的人会意识到,西方私人贷款机构才是非洲国家背负重债的始作俑者。”“中国向非洲提供融资是真心实意帮助非洲国家发展”中非合作论坛成立以来,中方利用各类资金支持非洲新建和升级80%的通信基础设施、超过1万公里铁路、近10万公里公路、200多所学校、80多个大型电力设施、近千座桥梁、近百个港口和机场,还援助建设了130多个医疗设施、50多个体育馆。“中国向非洲提供融资是真心实意帮助非洲国家发展。”卡格万加表示,“贫困、发展停滞对非洲来说才是真正的负担。”中国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增强了非洲国家的“造血”能力。中企融资并承建的肯尼亚蒙内铁路,不仅每年盈利足以支付贷款本金、利息及运营成本,更是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动力,对肯经济增长贡献率达到1.5%,累计直接和间接创造就业岗位4.6万个。肯尼亚南南合作智库负责人斯蒂芬·恩德格瓦表示,中国对非洲国家的贷款都用于实施具体项目,落到了实处,能够使当地人民受益。“非洲国家能够明辨是非,不会被西方编织的谎言蒙蔽。”马蒂里—迈索里说,过去20年,中国大量资金高效投入非洲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了非洲国家互联互通。“这对实现非洲一体化以及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愿景非常重要。”非盟委员会前副主席姆温查认为,共建“一带一路”是开放的倡议,非洲大多数国家都积极参与其中并因此受益。“西方国家应当摒弃冷战思维,将目光聚焦到真正值得关注的议题上。”责编:张靖雯、夏丽娟